【图解】2017年或许谈不上“沉闷”,但汇市却犹如一潭死水?

2017/12/12 16:41:33 美元汇评

环球外汇12月12日讯--尽管在朝鲜核危机、全球贸易纷争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推特风暴”的洗礼下,大多数交易员都不会用“沉闷”即将过去的2017年。然而,对于外汇市场来说,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波动率正在消失!

一些指标可以证明这一点。花旗Parker全球外汇经理指数(Citi Parker Global Currency Manager Index)今年迄今已下跌了近4%,为2011年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该指数追踪了代表九种不同投资风格的14个外汇项目的表现。

此外,摩根大通对全球外汇汇率3个月隐含期权波动率的预估也已下跌至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交易员们几乎看不到能够将市场从沉睡状态中唤醒的迹象。

显然,曾几何时外汇市场的那些极端波动正变得越来越少,在全球央行政策良好的大背景下,无论是股票、债市还是外汇市场,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第一年的混乱局面,同时也已消弭了欧洲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

手中掌管着约7640亿美元资金的安本标准投资公司(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美国对冲基金解决方案主管Darren Wolf表示,全球三大交易最频繁的币种美元、欧元和英镑当前正被一些奇怪的政治僵局所左右,而这同时也给市场带来了困扰,多数市场参与者在此背景下不得已选择观望,不愿冒太多的风险。

尽管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从朝鲜导弹发射到欧洲备受争议的选举,都提供了大量可交易的头条新闻,但外汇经理们今年基本上已经忽视了这类风险。与此同时,随着主要央行——尤其是美联储(fed)和欧洲央行(ECB)就刺激缩减计划进行了良好的沟通和衡量,也令市场波动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目前,欧元三个月期权隐含波动率已跌至6.86%,接近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美元兑日元的波动率则降至7.90%。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 .)编制的衡量债市波动率的MOVE指数则在11月8日最低下探43.97,为自1988年有纪录以来的最低水平,目前为47.49。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全球外汇研究联席主管艾伦·拉斯金(Alan Ruskin)表示:“以往,全球市场动荡的关键是债券波动性。而近年来由于量化宽松和负利率,债券收益率受到了明显抑制。通货膨胀也一直是处于疲软的状态。唯有这些因素消散,才能重新向债券市场注入波动,从而向外传递波动性。”

美元灾难之年

对于不少交易员而言,低波动率可能仅仅意味着无利可图,但对于那些自年初以来就不断押注美元上涨的人士来说,2017年却仿佛成为了噩梦。在今年年初,对冲基金一度对美元非常看好,当时刚刚上任意气风发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共和党国会的支持下,承诺大幅增加财政刺激。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今年1月,大型投机者持有的美元多头达到了一年多以来的最高水平。

然而,随着特朗普的促增长政策议程陷入停滞,美元也就此停滞不前。彭博美元指数(Bloomberg Dollar Index)今年迄今已下跌了11%,并可能在近五年来首度出现年线下跌。

安本标准的Wolf表示,“虽然低波动的环境令人昏睡,但那些买入美元的交易员无疑尤为倒霉。我们仍然处在一个相对于历史标准的极端宽松环境中。”

赢家与输家

在以往外汇交易员屡试不爽的最常见策略中,今年动量投资(追涨杀跌)正经历着自2012年以来最糟糕的一年,而套利交易的回报率今年迄今也呈现惨淡的-5.4%。

不过,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 Ltd .)驻纽约策略师Thierry Wizman表示,随着各国央行在全球经济基本面持续改善的背景下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未来市场可能会迎来更大的波动性。

Thierry Wizman说:“全球经济增长率已经趋同,人们预计全球经济将同步复苏,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外汇市场的波动。但这种局面可能会在2018年发生变化。随着美国税改、基建等进程的陆续落地,经济增长预期可能会促使美联储采取比预期更强硬加息路径,而这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波动。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欧元区。”

Thierry Wizman表示,过去几年市场的模式一直是尽量摆脱地缘政治风险。但事实上,有时候市场确实会对它做出反应,但在某种程度上它可能并不会影响到全球经济,交易员们只是忘记了这一点。

编辑:潇湘